<delect id="1d1vx"><th id="1d1vx"></th></delect>
<delect id="1d1vx"></delect>
    <delect id="1d1vx"></delect>
      <delect id="1d1vx"></delect><b id="1d1vx"><th id="1d1vx"><del id="1d1vx"></del></th></b>
        <ins id="1d1vx"><form id="1d1vx"></form></ins>

        <ins id="1d1vx"></ins>
        <delect id="1d1vx"><form id="1d1vx"><b id="1d1vx"></b></form></delect>

          <ins id="1d1vx"></ins>

          法官再議新《勞動爭議司法解釋(一)》第34條終止權

          對于《勞動爭議司法解釋(一)》第34條,小編曾于202115日發表了一些見解,提出了該條引發的思考。2021年第7期《人民司法》刊載了最高人民法院法官(作者:鄭學林、劉敏、于蒙、危浪平)所寫的《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一)幾個重點問題的理解與適用》,小編首先希望該學術論文能夠成為統一司法實踐法律適用的指導,畢竟其系最高人民法院法官的見解,且其中的一位作者系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長,在沒有相關司法解釋出臺前,最高院法官尤其民一庭庭長的見解應具有權威性,因此小編首先希望該學術論文能成為統一司法實踐法律適用的指導。其次,從學術討論的角度的而言,小編對該文關于《勞動爭議司法解釋(一)》第34條關于終止權的理解仍有一些疑問。


          《勞動爭議司法解釋(一)》第34條關于終止權的規定為“勞動合同期滿后,勞動者仍在原用人單位工作,原用人單位未表示異議的,視為雙方同意以原條件繼續履行勞動合同。一方提出終止勞動關系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持?!?/span>


          對于“勞動合同期滿后,勞動者仍在原用人單位工作,原用人單位未表示異議的,視為雙方同意以原條件繼續履行勞動合同?!钡睦斫鈫栴},該文明確提出原條件是不包括勞動合同期限的且此時不能免除用人單位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義務。如果用人單位不簽訂書面勞動合同,該文認為依照《勞動合同法》第十條、第十四條第三款、第八十二條和《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六條規定,如果經用人單位書面通知,勞動者不與用人單位續訂勞動合同的,用人單位應當書面通知勞動者終止勞動關系,依照有關規定支付經濟補償。從該文的論述來看《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六條是可以適用的,但第六條的適用前提是“自用工之日起超過一個月不滿一年未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也就是說在勞動合同期滿后1個月后的情形可以適用前述規定。


          小編對此的疑問是,勞動合同期滿后1個月內該如何處理該期間雙方的關系,是否應適用《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五條呢?按照該規定,如果此時勞動者不與用人單位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用人單位終止勞動關系的,勞動者將不能獲得經濟補償,此時意味著勞動合同期滿后,用人單位終止勞動關系的,勞動者不能獲得經濟補償。


          對于“一方提出終止勞動關系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持?!钡睦斫?,該文首先強調了該文沒有賦予用人單位任意終止權,小編對此深感贊同,但該文同時提出在勞動合同期滿后1年內,用人單位可以提出終止勞動關系,此時仍然視為《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四條第(一)項規定的終止情形即勞動合同期滿終止,此時用人單位應按照《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六條第(五)項的規定支付經濟補償,按照該規定支付經濟補償,有一個前提即不存在“用人單位維持或提高勞動合同約定條件續訂勞動合同,勞動者不同意續訂”。按照該文的理解,勞動合同期滿終止權在1年內是可以隨時行使的,該時間是否過長呢?《勞動法》第二十三條規定:勞動合同期滿或者當事人約定的勞動合同終止條件出現,勞動合同即行終止。也就是說期滿勞動合同應即行終止,該文將期滿勞動合同終止的時間可以延續到期滿后1年內,是否符合《勞動法》第二十三條的“即行終止”的立法本意呢?而且對于該部分的理解,該文只提到了用人單位終止的情形,未涉及勞動者在1年內行使終止權該如何處理,小編認為按照上述邏輯理解,勞動者在1年內行使終止權的,用人單位應支付經濟補償。


          上述理解均是對《勞動爭議司法解釋(一)》第34條第1款內容的理解,該文關于勞動合同期滿后用人單位終止權的論述,提到了《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六條、《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四條第(一)項以及《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六條第(五)項,但是《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六條關于終止權的規定與《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四條第(一)項、《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六條第(五)項關于終止權的規定顯然是存在不同的適用條件的,勞動者獲得經濟補償的條件也是完全不同的,如何在勞動合同期滿后協調兩種終止權之間的關系,相信是該文引發的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問題,小編對此不再展開。


          實則,對于《勞動爭議司法解釋(一)》第34條中“一方提出終止勞動關系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持?!钡囊幎?,小編倒是有一個大膽的設想,即刪除該規定是否具有可行性?期滿后勞動者與用人單位的勞動關系是否在《勞動法》、《勞動合同法》現有體系中可以獲得更好的解決呢?相信從學術討論的角度,是可以繼續討論的。


          作者:徐振中



          濰坊市人力資源服務集團有限公司
          地址:濰坊市奎文區新華路116號   魯ICP備20001616號-1
          msn日本_mm131王雨纯露黑森林_mm131王雨纯_mm131美女图片官网